长春疫苗案多人被处理结果是什么?

发布日期:2019-08-06 08:05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对金育辉(吉林省副省长,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予以免职;

  2、对李晋修(吉林省政协副主席,2015年12月—2017年4月任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副省长)责令辞职;

  3、要求刘长龙(长春市市长,2016年9月任长春市代市长,2016年10月至今任长春市市长)、毕井泉(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引咎辞职;

  4、要求姜治莹(吉林省委常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书记,2012年3月—2016年5月任长春市委副书记、市长)、焦红(国家药监局局长)作出深刻检查;

  6、决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吴浈(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原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查验等工作)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7、会议责成吉林省委和省政府、国家药监局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

  1、免去郭洪志担任的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免去白绪贵担任的吉林省工信厅党组书记、厅长职务(2016年4月至2018年2月任分管药监工作的长春市副市长);

  4、责令长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吕锋(2018年2月临时代管药监工作,2018年4月至今分管药监工作)向吉林省委、省政府和长春市委、市政府做出深刻检查。

  6、免去张文革担任的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免去周福云担任的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服务监管处处长职务

  7、免去于百川担任的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高新区分局分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

  8、责令长春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赵旭,长春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杨文俊(2017年6月任长春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负责联系长春市食药监局高新分局),长春经开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于振波(2014年2月至2017年6月任长春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负责联系长春市食药监局高新分局),长春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高新区分局分党组书记、局长陈铁等人辞职。

  记者24日从国家药监局获悉:国家药监局决定从严查处吉林长春长生疫苗案件。

  一是在前期工作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人员,充实案件查处工作领导小组力量,全力配合国务院调查组工作。

  二是对长春长生所有疫苗生产、销售全流程、全链条进行彻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锁定证据线索。

  三是坚持重拳出击,对不法分子严惩不贷、以儆效尤;对失职渎职的,从严处理、严肃问责。

  六是对疫苗全生命周期监管制度进行系统分析,逐一解剖问题症结,研究完善我国疫苗管理体制。

  8月16日晚,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有了最新进展。据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关于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有关问责情况的汇报,与该案有关的多名省部级官员被处理,处理结果包括免职、责令辞职、要求引咎辞职等。

  8月16日晚,中纪委发布的消息显示,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吴浈(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查验等工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除了被立案调查的吴浈,从通报结果来看,还有6名与该案相关的省部级官员受到了处分。

  对金育辉(吉林省副省长,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予以免职;

  对李晋修(吉林省政协副主席,2015年12月-2017年4月任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副省长)责令辞职;

  要求刘长龙(长春市市长,2016年9月任长春市代市长,2016年10月至今任长春市市长)、毕井泉(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引咎辞职;

  要求姜治莹(吉林省委常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书记,2012年3月-2016年5月任长春市委副书记、市长)、焦红(国家药监局局长)作出深刻检查;

  关于免职、责令辞职和引咎辞职,《公务员法》中有相关规定,如第八十二条规定“领导成员因工作严重失误、失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或者对重大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应当引咎辞去领导职务”。

  该条同时规定,“领导成员应当引咎辞职而本人不提出辞职的,应当责令其辞去领导职务”。

  此外,根据2014年出台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党政领导干部如果受到责任追究应当被免职的,应当免去现职”。此次因长春长生疫苗案被免职的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当属此种情形。

  上述文件规定的是,“一年内不安排职务,两年内不得担任高于原任职务层次的职务”。同时,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按照影响期长的规定执行。

  中办、国办于2009年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中也提到,“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一年后如果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除应当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履行审批手续外,还应当征求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的意见”。

  玉溪沃森的那批涉事疫苗,被拦截在上市之前。 中检院认为该事件说明我国批签发系统的敏感性很高,可以及时发现并有效防范产品出现系统性质量风险。然而,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的两批涉事疫苗是在上市之后被召回的,它们是如何通过批签发的?所谓批签发制度,是指自2006年1月1日,国内对全部上市疫苗实施的强制性检验、审核,每批疫苗出厂上市或者进口时都要进行。检验不合格或者审核不被批准,不得上市或者进口。 首先,疫苗生产企业必须对每一批上市疫苗安全性、有效性等进行全部项目检验,自检合格后报中检院签发上市;中检院对企业报请批签发的疫苗,每批都进行安全性指标检验,但对效价有效性指标,按国际通行做法随机抽取5%进行检验。有效性的抽检,则要复杂得多。疫苗检测程序从小白鼠开始饲养的时候注射疫苗,最后评估效果,过程需要四到六个月时间,监管部门再检验四到六个月。检测耗时一年,部分疫苗有效性只有两年,疫苗实用性将大打折扣。疫苗有效性检测在国内外都是一道坎儿。疫苗检测程序耗时长,疫苗有效性有时限,因而,二者较量下来,有效性检测只有以抽查方式完成。 经查批签发记录,这两批次疫苗安全性指标符合标准,但没有被选中抽检有效性指标。由此,绕过了有效性抽检,获得批签发上市。值得注意的是,从发现问题疫苗后,时隔8个多月,吉林省食药监局才在7月20日公布了对长春长生的处罚决定书。其中,只提到对企业的行政处罚内容,并没有向公众公布疫苗生产记录、效价不合格原因、产品具体流向、产品召回情况等信息。正是这些关键又长期不透明的信息,掀起了这场涌动难息的舆论巨浪。来源: 财经网(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