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逸闻:李嘉诚曾经这样“修理”过汕头市领导!

发布日期:2021-07-19 23:02   来源:未知   

  虽然获得政策优惠,但汕头过去十多年来交不出像样的经济成绩单。据报道,汕头特区刚刚设立不久,经济取得不俗成绩,以“九五”(1996年—2000年)为例,该市的经济实现了持续快速发展,GDP年均增长12.4%。但到了2001年,汕头市GDP比上年下降2.0%,首次出现负增长。去年,在广东20个地级市中,汕头市GDP列13,甚至还落在揭阳后头。

  官场腐败、走私猖獗、制假售假、偷税漏税、排外文化、大汕头市被拆分成现今的汕头、潮州、揭阳三市引发内部竞争等等,都被视为是拖缓汕头经济的因素。

  在信用败坏问题方面,网上广为流传的是李嘉诚在2001年大骂时任汕头市委书记李统书的传闻。据描述,李嘉诚宴请时任汕头市领导,众人坐定之后,他没有示意开席,反而是把脸转向李统书说:“汕头是不讲信用的,汕头市的领导讲话是不算数的,和汕头签订的合同他们是不执行的。”接着他还一一数落汕头当局各种不讲信用的行为。

  2001年3月27日,新任汕头市委书记的李统书应邀赴港出席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会议大厅举行的“香港潮州商会80周年会庆暨第42届会董就职典礼”。

  这是一次世界潮汕人精英的大聚会,在港的潮籍名流、商贾巨子李嘉诚、庄世平林百欣陈伟南、饶宗颐、陈有庆刘世仁叶庆忠廖烈文周厚澄……云集一堂,他们西装革履、笑容可掬地站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欢迎来自本港、北京、广州、香港马报开奖结果2020年澳门、潮汕三市(汕头、潮州、揭阳)以及海外的嘉宾。

  潮汕人在香港取得了骄人业绩,作出了巨大贡献,也赢得了港人的尊重。庆典晚会上,特首董建华来了,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来了,律政司长梁爱诗来了……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姜恩柱也亲临祝贺,国务院侨办主任郭东坡特别为会庆题辞“敦睦乡谊”,广东省副省长许德立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

  作为潮汕三市党政领导人,李统书被邀请上主席台,与董建华姜恩柱、李嘉诚、庄世平等主礼嘉宾和范徐丽泰等言语交流,合影留念。看到这么多政界名流、这么多潮汕乡亲在这里聚会,他和所有与会者一样,感到自豪与兴奋。

  香港潮州商会几乎囊括了香港各个领域的精英和专才,侨资侨力一直是建设汕头的重要力量之一。乡情洋溢,杯盏交觥之中,李统书没有酣然入醉。他的脑筋盘旋着许多事情—香港潮商是重要的资源,不仅有资金,也有技术、有经验,应该如何仰仗港商一臂之力,把汕头的经济拖出目前深陷的泥潭……

  也许是感应到他的心思,第二天,李嘉诚特别设宴,单独请汕头、潮洲两市党政主要领导一聚。

  对于有“超人”之称的李嘉诚,李统书可以说了解得不少,也可以说了解得不多。他所了解的“李超人”,大都是从媒体、从别人口中读到、听到的。李嘉诚不仅是潮汕人的光荣,也是华人的光荣,是港澳的一面旗帜。李统书在深圳工作时期,曾经陪同其他领导拜访过他,但这种交往仅止于一般礼节性或情况交流,并不深入。

  宴会地点设在位于香港中环的长江实业大厦顶层70楼。这里是长江集团的总部,大凡李嘉诚请客的重要宴会,都在这里进行。长江实业大厦楼高283米,由世界著名建筑师Cesar Pelli设计,以蓝绿色玻璃帷幕包裹,与利剑一般的中银大厦比肩而立。站在70楼顶层,居高临下,俯瞰与香港历史、文化密不可分的维多利亚港,会另有一番感受。

  李统书一行踏入直抵顶层第70楼的电梯,被引进豪华典雅的宴会厅。大圆桌上,碗筷已经摆好,连菜都上齐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李嘉诚准时出现。他礼貌地与每一位宾客握手表示欢迎。然后,大家按位就座。

  李统书被安排坐在李嘉诚的右边,李嘉诚的左边是香港有着“大好人”之称的庄世平老先生,汕头市市长李春洪、潮州市委书记、市长等人在左右依次而座。

  众人坐定之后,李嘉诚没有示意开席。他把脸转向李统书,温和地问:“你到汕头工作啦?”

  李嘉诚脸色一整,变得十分严肃,加重口气说:“汕头是不讲信用的,小喜图库大型通天报,汕头市的领导讲话是不算数的,和汕头签订的合同他们是不执行的。”

  寒暄的话戛然而止。像突然挨了一闷棍,李统书怔了怔,他没有想到李嘉诚会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向他说这样的话。从李嘉诚口中像石头一样蹦出的三句话,把他敲震得有点发懵。幸亏他在官场行走了多年,许多场面都见识过,不会轻易失了声色。他冷静地说:“李先生,我刚到汕头工作不久,对汕头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你有话慢慢说,我们一起来解决。”

  看上去李嘉诚的确有一肚子的话,他的声调明显高了起来,显然不是光讲给李统书一个人听的: “我不想去汕头投资,你们就老是请领导来找我谈,谢书记(注1)、市领导都来找过。我不想叫大家失望,想来想去,汕头过海交通不方便,那就建一条海湾大桥吧。协议书上列明,大桥建成通车后,车流量要达到80%才可以考虑建第二座。结果呢,我这一座还没有建好,你们建第二座的方案就出来了。我是竭力反对呀,反对了好多次,你们照样建!”

  “我不愿意在汕头建集装箱码头,你们就老来做我的工作。我解释说我的集装箱码头在深圳有盐田港,还有二期,高速公路起来后,不但珠三角、粤东,甚至更远一点,江西、福建都可以用盐田港集装箱码头。但你们非要我建不可,那就建吧。我没有什么条件,只提了一个要求:建好这个汕头国际集装箱码头后,周围的小码头要减少,要去掉一些。你们也做出了承诺。结果呢,国际集装箱码头建好了,你们的小码头不仅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他沉痛地向李统书打了个手势,“书记,我告诉你,那些小码头有的是在走私呀!”

  李嘉诚意犹未尽,继续数落道:“90年代,你们看到办电厂有钱赚,你们没钱,向我借钱,借多少,利息多少,都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们又不执行,承诺的东西不兑现。从90年代到现在,既不还本,也不还利息,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李嘉诚声声激越,句句在理,追本穷源,似乎忘了自己是主人,正在请客吃饭,不像在谈事情,更不像在交流感情,倒像在声讨了。他那高贵和自负的脸容上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恼怒。

  他的话,一字一句都强烈地戳进李统书的心扉。以前与李嘉诚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被当作贵宾。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地被糗一顿,被“修理”了一番。这种异乎寻常的“待遇”,令他感到有点别扭。但他没有怪李嘉诚,李嘉诚对家乡那份感情和真诚,一直让他感慨不已。他听得出来,李嘉诚此时说的这番话,包含着多么深厚的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啊。

  不单是李统书暗中希望李嘉诚能助一臂之力将汕头的经济拉出泥潭,全汕头人民都对李统书此行抱以极大的关注和希望。潮汕是李嘉诚的故里,也是他曾经失意的地方。走在汕头海滨,人们会指着两座大桥说,东边的这座跨海大桥叫海湾大桥,是李嘉诚出资建设的,西边这座大桥叫礐石大桥。当年在建海湾大桥时,汕头市政府承诺在若干年内将不会建第二座大桥,好让海湾大桥通车后回收投资。但实际上,就在海湾大桥竣工后的第二年,汕头市就建起了礐石大桥。

  李嘉诚的失算还远不止此。1994年前后,长江基建集团在汕头共投资9222.18万美元,兴建了长浦、长海、长湖三家装机容量均在10万千瓦左右的中型电厂。作为回报,汕头市政府保证长江基建在10年内每年回收10%的固定资产投资,每年最低经营回报率保持在14%左右。但是这些承诺并没有兑现。

  20年来,李嘉诚曾先后为家乡捐款达27亿元,但巨大的失望让李嘉诚不再考虑在汕头投资。这对汕头的招商引资是有巨大的负面影响的。因为,连潮汕人李嘉诚都不到家乡投资,这里边的玄机不用太费脑筋也很容易琢磨出来。显然,得不到李嘉诚的支持,汕头的招商引资就缺乏应有的号召力。也就是说,能否取得李嘉诚的谅解,对扭转汕头在华人华侨中的形象有着重要的意义。

  李嘉诚自1950年开始创业,50多年来,历经两次石油危机、、亚洲金融风暴,他的企业却能横跨55个国家。这样一个世界著名的企业巨擘、亚洲最成功的商人,却被家乡的几件事扰得心烦,以至不吐不快。听起来不无刻薄和愤懑,其实又何尝不饱含一种伤感呢!

  面对李嘉诚的发难,李统书既不能简单地低头认错,要求谅解,因为那些事情严格地说,都与他无关,他也尚未了解实情;也不能借口新官不理旧账一推了事,因为那不是一个人应有的作风和行为;亦不能装做愚钝无心,自缚手脚;更不能不作任何回应,打个哈哈草草圆场了事。

  他快速思忖一下,委婉地说:“李先生,我到汕头才几天,你刚才讲的这些,我的确了解得不多、不全面。对于这些事情,我认为应该面对现实来解决。尽管这些事情不是我亲自办的,但的干部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到了这个岗位,就要履行这种职责,我不能说我不理旧账。班子是一茬茬地换,轮到我,我就要解决。怎么解决?我看我们是不是来一个‘三讲’。”

  李统书有条不紊地说:“第一,我们讲法制。凡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白纸黑字签下来的东西—尽管那是过去签下来的,现在条件不同了,但只要是签了字的,再不平等,我咬碎牙齿也要承认。第二,我们讲国情。香港汕头一国两制,内地有内地的政策法规,比如1998年8月国务院下达了文件,明确提出任何单位或个人不能为外企、外商承诺多少回报率,如有违反,将受到党纪国法的查处。我相信您是不会忍心看着我们这样的人去坐牢的。第三,我们讲乡情,您我都是潮汕人,你对家乡的贡献那么大,感情那么深,有目共睹。但是,现在汕头出了事,经济社会发展确实遇到困难,我相信您应该看到这种具体情况。咱们一起心平气和地来解决。”

  李统书的话,没有激烈的言辞,没有浮躁的牢骚,没有受气的委屈,中肯、得体、不卑不亢,有一种长期从政磨练出来的冷静和克制。

  李嘉诚对这番话却不是很买账。他抬起手,直指李统书的鼻子,厉声问:“你欠我的钱,要还吧?今年还不了,明年,明年还不了,后年。你要承认你欠我的钱。”

  如果说,前面的李统书还有一个政治家的理智和风度的话,这一下,被扎得疼痛难忍了。他的情绪忽地给煽动起来,手也挥动起来,很大声地冲着李嘉诚说:“汕头政府欠你的钱,早晚要还你!”

  在座的所有人都震住了。一位拥有霸业透出霸气的商业巨子,一位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各怀心事,你瞪着我,我瞪着你,两人都透出不易被人凌驾和控制的性格力量。本来是一顿礼节性的饭局,却弄得剑拔弩张,叫人劝也不是,坐也不安,走也不得。

  少顷,李嘉诚拉长的脸舒展开了。他先站起来,微弯身,拉住李统书的手,真诚恳切地说:“你到汕头任职,汕头有希望了。”

  李统书被这180度大转弯弄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也站起来,礼貌地回答说:“谢谢!”

  菜肴很精美,略略有点凉了。大伙的食欲似乎都不是很旺,大伙的心思也都似乎不在吃饭上面。

  云游潮汕---潮汕地区全域智慧旅游综合服务平台!以会员制形式打造大型景区联盟、智慧旅游卡、潮汕一卡通、精品旅游线路。